http://www.cn-yuehua.com

陈思诚跨圈索赔乐视网明星投资人的生财之道还

  时隔四年,为何陈思诚选择在这时索赔?除了陈思诚,还有多少明星投资人深陷其中?

  所谓“贾乙己”,指的就是贾跃亭。自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乐视董事长一职,败走美国起,他便被冠上了“老赖”之名。先前承诺的“针对债务,会负责到底”,却迟迟未能兑现。

  4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寄送的《民事起诉状》。原告是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被告有三方,分别是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和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原告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向原告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

  根据不完全统计,乐视体育案件负债约82亿余元,压在这个天价数字之下的乐视网,可以说是毫无偿还债务的可能了。

  时隔四年,为何陈思诚选择在这时索赔?除了陈思诚,还有多少明星投资人深陷其中?2020年了,明星跨界当投资人还行得通吗?

  乐视体育成立于2014年3月份,一年后完成A+轮融资,引入7家投资方。成立两年后(2016年4月份)引入40余位投资方,完成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乐视体育B轮投后估值为215亿元。

  “当时乐视系风头正盛!谁也不愿意错过一家独角兽,投资者趋之若鹜。贾跃亭想保住乐视体育50%的股权底线亿元之间。”相关人士介绍。

  也正是借助于甘薇(贾跃亭前妻)的关系,不少明星都参与到乐视的投资活动当中。

  贾乃亮、孙红雷、周迅等十多位明星投资人合计投资逾1亿元参与乐视体育B轮融资,其中,刘涛个人投入就高达5000万元,当年10多位当红明星组成的超豪华投资者阵容成为一大亮点,让乐视体育B轮融资娱乐范儿十足。

  乐视体育与一众股东签署的《B轮股东协议》中设置了原股东(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回购条款,原股东承诺,若乐视体育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然而,大量资本涌入伴随着乐视泡沫的破灭。2016年底之后,乐视系的资金危机开始被引爆,其内部的各种资金违规操作也逐渐浮出水面,乐视体育的大厦逐渐崩塌:员工离职、司法仲裁....

  树倒猢狲散,资本的市场不相信眼泪,眼见火烧上身,乐视体育投资者向违规担保的乐视网提起一连串诉讼,而豪掷对赌的明星们非但没做成上市造富梦,也卷进其中。

  值得关注的是,被称为“贾跃亭的明星朋友圈”的众多乐视明星投资者中,王思聪是首位出来维权索赔者。

  由王思聪持股的普思投资在2015年时期入股乐视体育,持有乐视体育3.96%股份,成为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乐视网爆雷后,由王思聪100%持股的普思投资因这项投资权益遭受损失向乐视网、乐视体育在内的4家公司提起诉讼,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

  王思聪的维权成功为陈思诚的上诉多添了几分胜率,据悉,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投资款为2000万元,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贾跃亭的父亲贾新安持有80%的股权,姐姐贾跃芳持有20%的股权。)代陈思成工作室持有乐视体育0.0914%的股权。

  虽然乐视网现在没有赔付能力,但只要被告公司主体存在,就仍有追偿的余地,同时,原告也可以通过破产程序主张债权。在本月将举行的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投票过后,很有可能将有更多的投资人加入索赔队列中。

  疫情当头,谁都在劫难逃,影视业首当其冲。且不说影院迟迟无法开工,单单“史上最强”春节档七部大片撤档已经损失惨重。

  在撤档之前的预售票房竞争中,《唐人街探案3》(下称《唐探3》)一枝独秀遥遥领先,独揽超过3亿票房。

  也正是因为《唐探3》最被看好,各路票房预测均一片乐观,预计总票房有望达到40-50亿。

  春节档如果一切如常,《唐探3》肯定稳赚不陪,但撤档之后,情况就大相径庭了。

  首先是春节前造势的宣发费全都打水漂。《唐探3》的强势宣发众人皆知,不仅靠高质量网剧宣发,PV宣传、路演宣传、点映赚口碑等面面俱到,还邀请刘德华献唱,至少花费1个亿。

  其次是档期安排。选择暑期档?还是下一年的春节档?在全球疫情尚未明朗的情况下,影院复工难,复映则更遥遥无期,票房也必定不及春节档。

  加之投资人万达2月份公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万达影视2019年度减值近59亿,巨亏47亿,无疑也是向陈思诚施压。

  一切都在传递着赔本的信号,背负巨大压力的陈思诚为挽回损失也做出不少行动。

  《囧妈》出其不意上线抖音后,陈思诚一直在犹豫是否通过网络放映《唐探3》,至今仍迟迟未下手。即使真的通过网络放映,按网传高达13亿的制作成本,票房至少40亿才能回本的前提下,能接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3》网络免费放映的平台,也屈指可数。

  可以推测,此次陈思诚向乐视索赔,的确是资金上遇到了难题,虽然不知道何时能够获赔,但未尝不是缓兵之计。

  娱乐圈向资本圈进军的明星不在少数,高额的薪酬也降低了他们进入投资界的门槛。而对于创业者来说,明星自带的强大社交资源和流量是他们更看中的,相当于一块免费的广告牌。

  与乐视系同样“明星云集”的公司还有唐德影视。但也因为与艺人紧密捆绑,唐德影视的运营状况完全依赖于艺人作品和艺人行为,此前唐德影视斥资近7亿元拍摄的《巴清传》,就因男女主接连陷入丑闻而岌岌可危。范冰冰曾是唐德影视第九大股东,“阴阳合同”事件爆出后,唐德影视市值也不断缩水。

  再往前,黄晓明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件、赵薇夫妇“空手套白狼”50倍杠杆欲撬动万家文化被证监会处罚……

  随着行业的发展,进入投资圈的明星将越来越普遍,明星投资人也就不再成为大企业的万能金钟罩,还是要把目光投向企业实力和行业前景。

  明星跨界当投资人的不确定性很强,不仅是因为专业经验不足,选择的行业也有限制。

  如果明星投资的是科技公司,很多科技公司产品并不可能被所有粉丝接受,比如陈羽凡投资的“琥珀虚颜”,主要针对的是二次元人群,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粉丝和用户的选择。而餐饮类行业包容性相对较强,像薛之谦的上上签、陈小春的七爷清汤腩连锁港式餐厅,即使不是粉丝的消费者也会慕名而相继尝试,餐厅的味道反倒不是最重要的。

  大环境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明星选择做投资自然也是让资本增值的合理做法,但适合做什么投资、踩雷几率有多大,就另是一番考究了。“人傻钱多还自带流量”的坑,别再一个劲地跳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